媒体揭抑郁症诊疗乱象:养生专家坐堂治抑郁症

骗局公布网骗局公布网 庞氏骗局 2020-10-06 18 0
媒体揭抑郁症诊疗乱象:养生专家坐堂治抑郁症   求医者接受“经络检测”时脚上插满电线。 李强 摄媒体揭抑郁症诊疗乱象:养生专家坐堂治抑郁症   并无医师资质的“养生美容专家”方雅正在分析“经络图”,诊断抑郁原因。李强 摄  患者求医之囧  民营医院私人机构鱼龙混杂,正规大医院资源有限供不应求。抑郁症患者求医路上遇到哪些困难?扫二维码,看独家调查视频。  “把宇宙中的能量导过来到身上,把身体内不和谐的能量场和信息置换掉……”  这并非好莱坞科幻片里的台词,而是一名没有任何医师资质的“专家”,向抑郁患者介绍的“能量疗愈”法。  作为一种精神障碍,抑郁症属于精神科的范畴。相关法律明文规定,精神障碍需由合法医疗机构中的精神科执业医师诊断治疗。但新京报记者采访发现,抑郁症诊疗市场乱象丛生,一些机构和个人声称掌握针对抑郁症的“奇特疗法”,可短期治愈不复发,但实际上并无相关诊疗资质,且收费高昂。  此外,有医院表示拥有国内顶尖的进口诊疗仪器,事实上,该仪器在十年前就已经进入国内,并且已经更新换代,而且在诊疗过程中,也存在不规范之处。  “用宇宙能量去掉体内不和谐信息”  “不打针不吃药,一个月内就可以康复不复发”,在一家名为“身心统合康复中心”的网站上,“权威专家”方雅拥有诸多头衔,涉及中医、美容、养生,却并没有涉及“心理”、“精神”方面的内容。  近日,经过预约,新京报记者陪着23岁的大学生李晴(化名)来到北京市朝阳区拂林园小区的“身心统合康复中心”。近几个月,李晴总觉得情绪低落,失眠也越发严重,她怀疑自己患上了抑郁症。  “2011妇幼健康行业先进人物”、“高级养生专家”……“身心统合康复中心”房间里挂着各式各样的证书和合影,除了这些,记者并未看到该机构的营业执照。  李晴被带到一间不到十平米的诊疗室内,里面的陈设十分简单,一张诊疗床,一个桌子和电脑,几把椅子。  “是不是经常对自己评价很低?”李晴刚坐下,方雅就开始各种询问,“高兴不起来是不?大部分时间喜欢独处是不?那就是中度抑郁”。  不到5分钟的时间,方雅说:“我初步判断,你现在是中度抑郁、重度焦虑,有躯体反应、失眠、疑病、强迫、躁狂七个症状。”  而在来“身心统合康复中心”前,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对李晴的诊断仅是“轻度抑郁状态”。  当李晴表示来此就诊是因为不想吃医院开的药,方雅马上来了精神,“你很聪明,大部分人都走了弯路,要把各大医院跑遍了再来。”  她介绍自己独家的无药物疗法:一个疗程主要分心灵排毒和身体排毒两方面,心灵排毒就是患者听她说话,“进入潜意识,打开心结、毒瘤”;身体排毒是用自家祖传中药涂抹至患者后背排毒。此外还有心灵成长、人际关系等治疗项目。  而在这些治疗程序中,“能量疗愈”是一项重量级的项目。方雅说,“能量疗愈”是边缘科学,美国人发明的方法,疗愈师借助周围的导体,把宇宙中的能量导过来到身上,把身体内不和谐的能量场和信息置换掉。“这种东西很微妙,你让我讲,我也讲不清楚”。  诊出“气血双亏”严重可“脱衣而舞”  问诊结束,方雅让李晴先交上200元的咨询费,再交980元做心理测试和经络测试,不过检测费可以降到500元。  “这只是开始”,一位收费人员称,一般来说,整套治疗的价格在5万到10万元不等。最终,李晴交了700元钱。  之后,李晴按对方要求在电脑上填写一份心理健康自评量表(SCL-90),共90道题目,题目内容多与情绪有关。  测评结果,李晴的得分为221分。工作人员表示,正常人分数不超过200分。李晴提出自己的分数也未高出太多时,工作人员随即改口说记错了,是100分。  根据心理健康自评量表(SCL-90)规范,该量表结果总分大于160分,应该进行进一步检查。此外,量表的统计指标除了总分外,还有因子分,可反映受检者某一方面的情况,但该工作人员并未告知这些情况。  心理测试结束后,李晴开始接受“经络检测”。  工作人员将金属质测试线,贴在躺在诊疗床上的李晴手脚、后颈穴位上,另一端连接“经络检测仪”。方雅称,所有的经络,都会通过穴位的生物电反馈患者的信息。  不过近20分钟的检测期间,工作人员三次找不到穴位,不断调试着测试线,“用的时间太长了,接触不良。”  “黑色的是堵了,绿色的是湿气,蓝色的是寒气,黄色的是气血双亏,粉红色的是阴虚火旺,红色的是火。”看着经测试后得出的“经络图”,方雅称李晴有四根“大经”都堵了,整个身体的状况紊乱,气血双亏,阴虚血旺,寒湿重,“你神经比一般人神经要过度敏感,我8年看过两例,你是第二例”。  方雅还声称,只有80岁的人才会有这些症状,“你神经超级敏感,一定会精神崩溃”,甚至可能“脱衣而舞,登高而歌,不知羞耻,不自知”。“医生给你开方子都没法开,气血双亏,这种样子没有心力,想干什么都干不了。心有余,力不足。”  “你有福气呀孩子,全天下得这个病(抑郁症)的人多遭殃呀,他们找不到我。你能找到我就是你这辈子的福报。”方雅为李晴能遇到自己感到庆幸,她建议当天就外敷中药,从膀胱经入手,通胆经继而肝经打通,最终脾胃调好,加之心理疗愈消除心理垃圾与创伤。一天的诊疗下来,李晴并没有拿到书面诊断。  心理咨询违规治抑郁症“资质不重要”  不久前,新京报记者再度以抑郁症患者身份来到“身心统合康复中心”,方雅简单问了几个问题,不到3分钟就做出了结论:重度抑郁、恐惧、焦虑。  当记者对方雅工作室的资质提出质疑时,方雅表示,中心跟护生堂中医门诊部合作,既不是心理咨询,也不是医院,“你不用考虑我们这里是什么,而应该关注能不能收到你想要的疗效。”  “安定医院和北医六院有执照吗?他们治好你了吗?你要问问我能不能解决你的问题,而不是有没有执照”,方雅反问。  过了一会,一名工作人员拿来一部手机,屏幕上显示着“生活道(北京)健康科技有限公司”工商执照的照片。而对于执业医师资格证,方雅承认,自己不是医生,但有心理咨询资格证。  经查询,上述公司成立于2015年7月,经营范围包括健康管理、健康咨询(须经审批的诊疗活动除外);医学研究(不含诊疗服务)等,其法定代表人并非方雅,只有一名叫“方芳”的自然人股东。  方雅称,她的公司叫“生活道”,在护生堂有一个门诊,但诊疗都在这边,基本不去门诊。记者留意到,诊疗室的被褥上,印有护生堂的字样,其网站最上方也写着“北京护生堂中医门诊部”。  事后,记者按方雅工作室工作人员的描述,前往与其一路之隔的护生堂中医门诊部,多名工作人员表示,没有听说过方雅的名字和“身心统合疗法”。12 / 2 页下一页
版权声明

本文转载而来,仅代表发布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喜欢0发布评论

评论列表

发表评论

  • 昵称(必填)
  • 邮箱
  • 网址